issing😎

其实我最爱看热闹

佩服佩服

跟张艺兴一点关系都没有

都要被拉出来倒贴 

这年头伴舞都敢比肩导师了

说了zyx和他的作品是底线 

随随便便就往自己头上挂

除了倒贴碰瓷拉瓜

还会干嘛

逢男拉瓜我坤坤 吗

???再说一句你是谁的粉丝??

服气

什么人也敢代表我们了


我也真是尴尬了  

有没有人认领这个疯dog

首先说一下这是张艺兴个人视频   带张艺兴tag

欢迎你们说他是黑粉

毕竟你们就会这套  

坏事都是路人和黑粉干的

明明是你们粉丝都要一句话打成黑粉

前几天还花式把cp粉往别人家塞 

不求你们粉丝感恩戴德  求你们好好做个人  从快乐大本营  你们就因为镜头少明里暗里内涵他   嘴上说着感谢  心理活动我就不揣测了

我觉得我该把写这个练习生提上议程了  

不是想搞cp吗

我来帮你们

希望我不会用最大的恶意描述他

天籁之战总决赛     杨坤老师评价

张艺兴

“他不止是个偶像,更是一个音乐人”[兔子]
张艺兴我很喜欢,我觉得真的是我们低估了他,我原来就只是认为他是个偶像,而且我也觉得他长得挺好看的,跳舞也很帅,但不知道他后面还做过那么多工作。严格来说,他是一个音乐人而不是个偶像。而且人也非常好,懂礼貌,给我的感觉非常非常好

拉郎cp

想当年,初中的我也是画过龙门飞甲同人的呀

厂花圈了我们班多少女生的心呀

【all兴】太子殿下 02

公主殿下的名字用了what u need  i need u  sheep 

年龄差和现实不太一样 没来得在内容里面提到 只能以后了

有前队友,但是我是前队友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出生不到一天,甚至连名字都未曾来得及起,就尊为太子殿下,移驾东宫正殿,此事一时引来朝中热议,虽然其他皇子出生一年也未曾起名,但皇上对待这位身为嫡长子的太子殿下着实不一般。

第二日,皇后的幼弟就缠着要进宫来见自己的小侄子,这位丞相之子从小就天赋异禀,凭着过人的才华和出众的外貌,以第一才子名冠京城,还未及冠就早已在朝中入职,风光无几。这次还自告奋勇要给小侄子起名字,完全没有注意到旁人听到这话略显不对的脸色。

“大人这...”几位近侍忙阻拦,“东宫有令,皇子未加冠不可冠名,您这有违......”


“好好好,那就不起了。”


庄睿用手中的拨浪鼓吸引着小侄子的注意,随口就反驳一句,就听到圣驾的到来。

“微臣拜见皇上——”

“无妨平身,”皇帝刚下早朝就匆匆忙忙赶来,却完全没有失了半分帝王仪态,“睿儿,朕倒是想听听你要给太子起个什么妙名。”


挥手免去侍从的跪礼,皇帝入座殿之正首,侍从立刻送上了茗茶。

不过是一时兴起,庄睿小大人也未有真正起好名字,这时也呆愣了一下,沉思了片刻,随即自信满满地开口道。

“太子殿下为嫡子,是陛下和臣姐所诞,就若天之遗星,而臣希望陛下能时时刻刻想着臣姐,希望陛下能忆荥,所以不如就叫——”


“张艺兴。”


那天,太子殿下张艺兴身为东宫之首,也是东宫第一个立名皇子的消息传达四海八荒,随后皇帝陛下下令所以皇子皆由母系冠名,由母系之姓冠姓,以表朝廷对诸侯附属国的信任与重视。

大殿下金珉硕,二公主王悠霓,三殿下早夭,四公主艾霓幽,五公主阳漾,六殿下不幸,七殿下鹿晗,八殿下吴亦凡,九殿下早陨,十殿下即是当今的太子殿下张艺兴。


之后几年,十四皇子边伯贤,十五皇子吴世勋入住东宫。此后皇室再无所出。


征远朴将军之子朴灿烈,平疆金将军之子金钟仁也相继出生。


十年之间,国家风调雨顺,无内外忧患,可谓盛世。


“太子殿下——”御花园里的仆从乱成了一团,从小受尽万千宠爱的太子殿下又爬到树上了,“万万使不得,那儿太高了,您快下来。”


“让奴婢替您吧,您先下来。”


太子殿下充耳不闻,爬在树干上准备悄悄地靠近树梢上窝成一团的纯白猫咪,那猫估摸着是睡着了,众人这么大动静也没有动弹半分。

张艺兴轻咬下嘴唇,许是因为高度集中,脸颊上都淌下了汗水,他手脚放轻又向前爬了一步。

“这是怎么了?”刚刚从演武场回来的八殿下吴亦凡,带着一身未干的汗味,恰巧路过了御花园。


“八哥——”还趴在树梢的张艺兴,听到地下的动静,就挥了挥手打招呼,“我在...啊——”

一个不留神,张艺兴就从树上滑脱,本以为会狠狠摔在地上,却落进了一个意外的怀抱。

“兴儿?”吴亦凡挑了挑眉,似乎是想要跟张艺兴寻一个这场闹剧的答案。

“八哥...我就是想把小黑救下来,”张艺兴抿了抿嘴,脸颊的酒窝却跑了出来,“它已经在树上呆了一天了...”

吴亦凡不动声色,暗中动了动手指,只听见一声喵喵的叫声,一个白色的团子就掉进了张艺兴的怀抱。

“小黑?”


“对,”张艺兴眉眼弯弯,眼中仿佛闪着星星,颊边的酒窝也随着笑容一动一动的,他开心得抱着怀里的小黑亲了一口,转过头来也在吴亦凡脸颊轻轻吻下,“谢谢八哥。”

吴亦凡看了张艺兴一眼,神色不变,就继续保持着横抱的姿势,抱着张艺兴向外走去。

“八哥,八哥”后知后觉的张艺兴动弹着想要从吴亦凡的怀抱里逃脱,却被抱的更紧,“你快放开我呀,这样一点也不男子汉。”


“......”


“八哥——”




【all兴】太子殿下 01

1.all兴

2.会有庄睿(或许会改名,身份是张艺兴的舅舅,丞相大人,总之张艺兴万千宠爱集一身)

3.会有lay(异国世子,和张艺兴撞脸)

4.会有前队友,以及男人帮(没有感情线),练习生(小狼狗或许更有趣)出没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御靖年间,四海升平,八方宁靖,虽有夷族势力蓄意侵扰,但在朴、金两大将军的运筹帷幄之下,夷族接连败退,最后不得不退却百里,向朝廷俯首称臣,自那以后,朝廷再无外族忧患,附属国家年年上贡,人民富庶,歌舞升平,一时风光无几。



由于先代留下的诸侯国制度,诸侯势力也日益强大,甚至到了富埒天子的地步,为了集中帝权而不破坏旧制,又因为正值新君急需充盈后宫期间,议政司便向朝廷提出让诸侯及各附属国献上一位适龄的嫡系女子,以表达拱卫王室的立场。




后宫大选当天,来自各诸侯及附属国的朱红马车从四方驶来,引的普通老百姓在道路两旁驻足观看,纷纷感叹马车装饰之华丽,并猜测马车中的美人到底是何种美丽,然而这将是他们终其一生都寻不到的谜底,毕竟那后宫中的女子就如金丝雀一样,万般美丽也终将在高高的宫墙中逝去,不为他人所知,一生只为等一个等不到的人。



短短两年,就先后有多位皇子皇女诞世,几位妃子也因母凭子贵升了位例,然而不过半年,竟因为下人的看管不利,多位皇子以溺水、不慎从高处摔落、食物中毒等原因不幸陨世,帝王震怒令人彻查此事,最后也不知结果如何,此事就不了了之,宫中再无人敢谈起,只知从那以后,皇子出生即入住东宫,由乳娘哺育,由太傅教管,后宫嫔妃除年关岁末生日佳节,皆不可接触皇子。



此次风波之后,皇子仅剩四位,皇女三位皆得以幸免,然几位贵子出生一年仍未有名讳,不知是皇帝刻意而为之还是因丧子悲痛而忘记就不知晓了。




同年深秋,朱墙金漆包裹下的深宫,宫殿间点缀着金黄色,飒爽秋风卷着落叶纷飞,隐隐谙谙之间,位于后宫殿首的昭阳宫宫前的天门冬竟悄然冒出新绿,在这一片金黄间甚是博得眼球,然而殿中之人却没有心思赏这景色,怀胎还未足月的皇后,今晨不慎滑脱提前早产,一殿之人忙里忙外,细心呵护,生怕出了什么差池。毕竟这后宫之主不仅是一国之后,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的手心明珠。




皇后早产的消息传到的时候,皇帝还在早朝上与众臣共商国是,正值热火朝天时刻,皇帝闻讯便不管不顾下令摆驾昭阳宫。当金轿刚落地,殿中就传来中气十足的儿啼声,帝王心中的焦虑立刻被喜悦掩盖,余光扫过殿前盛势开放的天门冬,在一片金黄之间万分惹眼,随即下令向各宫分发天门冬,以庆皇子诞生。



“恭贺皇上——”




“恭贺皇上——”



昭阳宫人分跪在殿内,皇帝每每经过期间就听他们连连恭贺,帝心大悦,赏。




绕过重重外殿,皇帝终于踏入皇后寝殿,重重帷幔之间,皇后脸色苍白,虚弱地躺在榻上,见皇帝入内忙唤奴婢将她扶起。




“皇、皇上。”




“荥儿,”皇帝忙上前将皇后扶起,并贴心地将靠枕放在她背后,“你现在还正虚弱,不必顾及礼节。”




皇帝扫视殿内,“朕的皇儿呢,刚刚还听见他在...”




“陛下,臣妾有罪......”皇后突然摔倒在床上,挣扎着想要翻身跪下,却又被侍婢拦下。




“不关娘娘的事,是奴婢办事不利,让帝后遭遇不测,还请陛下惩罚。”




“请陛下惩罚奴婢——”



“不关娘娘的事——”




“究竟如何!”皇帝扶了扶额角,突如而来的变故让他心意难平,此起彼伏的求饶声更是让他心烦意乱。



“皇子他只是得了先天之奇症”侧殿中走出一人,跪拜在皇帝面前,“出生即血流不止,现已无忧,还请陛下随臣前来。”



“别跪着了,去照顾朕的皇后。”皇帝甩下衣袖,留下跪地的众人,跟着太医入了侧殿。



侧殿已被人清空,仅剩殿中一座小床,四周金稠遮掩,殿中除了太医们商谈药方的声音再无他声,皇帝心中闪过一个念头,随即几步走上前去,只见小床中安静躺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,嘴边还有这一深一浅两个酒窝,眉毛浓浓睫毛卷翘,甚是可爱。帝心一动,伸出一根手指欲抚摸那细腻的小脸,却被不知是饿了还是怎么的小皇子含住了手指吸吮着。



“哈哈——”皇帝笑得豪放却不失礼节,招来侍从却仍没有拿出手指。




“传朕旨意——”



“皇后之子,为皇室嫡嗣,天意所属,兹恪遵初诏,载稽典礼,俯顺舆情,谨告天地,宗庙,社稷,授以册宝,立为皇太子,入主东宫,以重万年之统,以繁四海之心。”




“钦此——”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大家可以去查查天门冬长什么样子,它会经常出现在这篇文里面,写他主要是因为它的味道——蛋糕奶油味,传说中张艺兴的体香。

P1 P 2

金发Lay

自行想象张艺兴最攻的样子,总之超攻超Man

P3

朴灿烈 银发 背头

P4

边伯贤新发型 车厘子色 超nice

P5

张艺兴黑发

16岁的小欢欢 甜❤️

【all 兴】不逞之徒 01 (黑道设定)

不逞之徒 01



CP:✨lay all 兴 ✨


注意:

1. 有年龄操作 张艺兴年龄减小十岁,现在16岁,lay26岁 ,其他人按正常年龄

2.Lay身高188 就是最高不用质疑 张艺兴16岁170 成年178(不长了)

3.没有太多单纯的爱情,很多都是利用与被利用。毕竟是all向 ,说真爱每个人你信吗……我反正不信。


以上。


纽约的夜晚繁华而又寂寞,闪烁的霓虹灯将黑夜点亮 ,川流不息的车辆像一条银带延伸向远方,而黑暗深处,孤独的人却在黯自神伤。

无论是鲜亮光鲜,游走在繁华中的人,还是身处黑暗阴霾,在其中挣扎的人, 他们都有着自己的故事,有着自己的孤独。

本该安静如常的伊丽莎白港(纽约近郊),今夜却灯火通明仿佛白昼,数十架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巡视,探照灯将每个角落点亮 ,地面近港百米处也布满了巡逻人员,似乎在这片区域的任何生物都无法逃过这天罗地网。

而在这片包围圈中 ,停了不少车辆,大多是经过改装的防弹车辆,因而那辆醒目的红色Sergio跑车格外引人注意。

之所以引人注意,不仅是因为它漂亮的外形,更多的因为他的驾驶者。那是一个亚裔男人,不,不如说是男孩,车厘子般的发色衬上白净的肤色,本就引人注意,偏偏还画着勾人的眼线,眼眸间流转的诱惑让人难以抵抗。

“喂,过来。”男人朝一旁的人抬抬下巴,那人就连忙跑过来,脚下没留心差点就要摔倒。

还未等他回话,男人就快准狠地抓起他的胳膊,将他的袖子抽起,露出了袖子下的手表。

“快到了。”说罢就甩开旁人的胳膊,示意他回去,可以确定的是,男人神色间多了几分愉快。

“是。”未等他深思男人是如何知道他带着表的,深知男人力量的男人就立刻退回原位。

当然,不仅是男人期待着那人的到来,在场的人都十分渴望那人的来临。

“咔。”一旁的黑色房车被人从内部打开。一头银发,身材高大的男人,用着十分优雅的姿态下了车

不得不说,他的脸和他的气势和身材完全不匹配,精致的五官 ,灵动的大眼睛 ,如招风耳一般可爱的耳朵,最值得一提的就是面颊上的酒窝。

他几步走向红色跑车的驾驶座旁,俯下身子,仗着手长胳膊长 ,越过染着红发的男人,伸手拔下了车钥匙。

“我说,边伯贤,你这是不要命了吗?”银发男人用左手食指转动着车钥匙,右手轻轻抚上边伯贤的红发,“今天可是有好多心怀不轨的老鼠藏在暗处,你偏偏开这辆又不实用又骚包的车来干吗?等着当活靶子吗?”

“不用你管。”边伯贤不为所动,用凌厉的眼神横了男人一眼。

“嘶……朴灿烈你给我放开!”边伯贤被拽住头发,朴灿烈一脸得意,不管边伯贤怎样辱骂,他都扯着边伯贤的头发不撒手。

“还染这么一个骚包发型,想勾引谁啊。”朴灿烈终于放了手 ,他的指间夹着几根红色的头发,他对着它们轻轻一吹,头发就随着海风飘扬远去。

“你不也染了吗?还染个银色,更骚包!”边伯贤揉着少了头发的地方,反击道。

还未等朴灿烈还击,就在这时,分布在远处的直升机突然聚集过来,探照灯被点亮了更多,只见不远处的海平面,一艘巨轮缓缓驶来。

一时间天地之间充斥着喧嚣,地面的防护人员加强了戒备,空中的直升机的轰鸣回荡在耳畔。

这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,他们等了整晚的人, [祈兴] 的最高统治者——张艺兴 的到来。

“安分点。”朴灿烈随手将车钥匙丢回给边伯贤,快步走向一旁,拿出手机,深呼吸了两次才拨出了号码。

“嘟……嘟……”

“说。”还未等拨号声响完两声,对方已经接起了电话。

“Lay少,兴少到了。”听着对方与往日不同沙哑的声音,以及背景中女人低沉的呻吟,朴灿烈感觉自己声音在抖。

“等。”

“那我…”

还未等朴灿烈说完,电话那边的人已经挂断,朴灿烈慢慢的闭上了嘴,将手机装进了裤兜里。脸上的笑容已经僵硬。他的眼里早没有和边伯贤调侃时的愉快 ,只剩下一片黑色,连脸颊上的酒窝都黯然失色。

还未等他人察觉到他的异常,朴灿烈就恢复了往日随意的笑容。

“Lay少来吗?”边伯贤抬眼看着面前站着的男人,并没有发现异常。

“来”,朴灿烈巡视了四周,“先准备一下,小心被下水沟里的老鼠找到机会。”

话音未落,边伯贤从副驾驶拿起了狙击枪,甚至没有瞄准就朝朴灿烈连开数枪。

“砰—砰——”朴灿烈平静无常,就听到远处传来肉体和子弹摩擦的声音。

“看,老鼠死了。”边伯贤做了一个wink,仿佛真的只是杀死了几只老鼠。

“朴少,白少,DiamondPrincess到了。”

“嗯。”朴灿烈轻轻颔首。

“Diamond Princess?”边伯贤摸了摸下巴,看着不远处的游轮笑了笑,“还真贴切。”

Diamond Princess如它的名字一样 ,金碧辉煌,即使在黑暗无光的海域也如钻石一般耀眼,点亮天地。

游轮慢慢靠近,那份瞩目也渐渐放大,在场的人无不感受到那种澎湃,接着靠岸,出舱口架上了楼梯,所有人都等待着 “prince”的到来。

“怎么……”边伯贤眯了眯眼睛,有些迟疑。他回头看了一眼朴灿烈 ,发现他也是一脸不解。

警钟仿佛在脑子里敲响,边伯贤排开挡在身前的众人,纵身几步跃上了游轮。

“通知Lay少,其他人跟上!”朴灿烈下令,也跟了上去。

偌大的游轮,饶是朴灿烈和边伯贤带的人再多也是无济于事。

虽然张艺兴的失踪让他们极为惊讶,但更让他们惊讶的是,整艘游轮上没有一个人。

最后他们在甲板下的水手舱找到了已经昏迷的众人,由于DiamondPrincess可以全自动导航,是可以不需要船长操作的,因而船长室也空无一人,不过他们在那里找到了一张到访者留下的纸条。

带了这么多人 ,声势浩大的来接人,布下天罗地网,保证万无一失,却在关键时刻功亏一篑。

不是他们粗心,而是他们没有想到:敌人比想象中更强大。

边伯贤到人找遍了所有地方,都没发现其他的蛛丝马迹,只好带人下船,直面即将到来的惩罚。

汗水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,变得皱皱巴巴,梳理整齐的头发也变得散乱,边伯贤脚下一脚深一脚浅,走得跌跌撞撞,只有他自己知道,他不是害怕惩罚,而是害怕那位一直深处光明的prince,暗无声息地消失在黑暗中。

边伯贤匆匆下船。果不其然,Lay听到消息就加急赶来了,发型服饰凌乱毫无平时的冷静稳重。

毕竟,在这些人眼里,无论因为什么,“他”都是最重要的。面对“他”的消失,没有人能够冷静。

“Lay少 ,这是唯一的线索。”边伯贤交出攥在手里,早已被汗水浸湿的纸片。

Lay显然在极力保持冷静,手的颤抖却暴露了他的内心。

仅仅将纸片展开一秒,Lay就将它撕成了碎片。

“混帐……”Lay的手上青筋狰狞,“朴灿烈!给我把他带回来,不惜一切代价。”

向来唯Lay马首是瞻的朴灿烈却没有第一时间回应,边伯贤环顾四周,却没有发现朴灿烈的踪影。

“灿烈?”

万籁俱寂。

码头的气氛很压抑,而在暗处悄悄看着这一切的人,心情 却十分明朗。

他坐在数十个监控屏幕前,仿佛最终赢家一般纵观全局,不过,他确实是最终赢家。

他的腿上躺着一个昏睡的男孩,那男孩睡的安详,似乎在做美梦。

男人轻轻掐起男孩的下巴,在那上面慢慢摩挲。

“我的Diamond Princess,继续睡吧。”

“游戏才刚开始。”





✨diamond princess :世界著名豪华游轮之一 毕竟美人必须配美船【笑


另外猜猜最后的男人是sei..😂